文艺生活

首页 > 文化建设 > 文艺生活
朱臻随笔:腊八
发布时间:2021-01-19 16:30:02     作者:朱臻   浏览量:631   分享到:

“小孩小孩你别馋,过了腊八就是年。腊八粥,喝几天?哩哩啦啦二十三。二十三糖瓜粘;二十四扫房子;二十五炸豆腐;二十六炖羊肉;二十七杀只鸡;二十八把面发;二十九蒸馒头;三十晚上熬一宿;大年初一扭一扭。”这首儿歌中可以看出,腊八是个节点,是年味的开启日,在那之后年味越来越浓,每家每户开始房屋大扫除、进行年货的置办迎接新年的到来。

时间的脚步总是步履匆匆,仿佛一忽儿,腊八节便来临,办公室同事们都在议论腊八节到什么地方去吃饭。哪里的粥好喝。在大家热火朝天的议论中,我的思绪便飘到了童年时期的腊八节。

那时候家里在农村,清晨一早,母亲就用木材点起火炉,架起大锅,加好了水,轻轻放进准备好的米、粟、红豆、枣、果仁等,锅中马上变成了五彩世界,花花绿绿的,散发着微微的清香。母亲用大勺柔柔地搅和一下,锅中马上就翻腾了起来。母亲满意地盖上锅盖,可是我依旧守着这口大锅,细细地等待着。过了一个多小时,锅盖沿冒出了白气,锅中也发出了咕咚咕咚的声音,我兴奋地大喊,哇!这粥米糯糯的,看起来十分可口!还透着一丝滑爽,诱人的红枣更是香甜美味……

腊八粥做好了,母亲小心翼翼用勺子把粥盛到碗中,我们已迫不及待地伸手就端,母亲一边拍打着我们的小手,一边说:“要先敬老天,让天保佑咱来年雨调风顺,让咱一家人平安康健!”我们马上缩回手,和母亲一样虔诚地去敬老天。这一切做完母亲要我和姐姐给住在附近的邻居端一碗。腊月正是呵气成雾、滴水成冰的季节,我和姐姐浑身早已冻得发抖,看着他们喝着香喷喷冒着热气的腊八粥,一边品尝着香稠的美味,一边称赞着母亲的厨艺,那心窝里就别提有多温暖了。

冬去春来,物换星移,近三十年的时光一晃而过。儿时的我只觉得腊八粥好吃,过年好玩。如今,已有好多年没再吃到母亲熬的腊八粥了,直到离开家以后才发现,那腊八粥里,蕴藏着母亲伟大的爱。(胡家河矿  朱臻)

 

编辑:徐超